六合联盟开奖结果 > 社区服务 > 二〇一〇年八月翻越祁连山脉,二零零六年二月

原标题:二〇一〇年八月翻越祁连山脉,二零零六年二月

浏览次数:171 时间:2019-09-12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青海司机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甘肃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青海湖

青海湖

敦煌

兰州

嘉峪关

西宁

发表于 2011-02-23 23:44

2010年8月apple和zahovic的甘肃青海之旅 D0天 在zahovic的字典里旅游被分为旅行和度假2中形态。2007年apple和zahovic在西藏旅行在尼泊尔度假,当时就希望能够有时间能去青海湖看看。没想到的是2010年西沙群岛主权宣誓之旅由于南海军演而被迫放弃,因此青海湖之旅便从日程表上提前上来。 经过apple同志认真的研究和网上资料的收集,寻找到了一条经典的甘肃、青海线路。于是便做出了甘肃、青海旅行计划。这样的行程通常需要一辆车和一个有经验的向导,在无数次网络的探寻中apple 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向导----任老师,于是万事皆已具备。 在线路上,包车通常可以从兰州或者西宁出发,但是西宁出发的车一般都比兰州的贵,我们定了6天的行程,总共的费用为5000元,从西宁出发,价格还是比较厚道的。 至于机票价格还是比较推荐“去哪儿”的。大概是由于西宁市旅游旺季,订票很辛苦,最终在“去哪儿”的帮助下订到了2套对折机票,其中3张是携程的,还有一张是一家北京的旅行社的。 出发前去青年旅社网站上申请了一张会员卡,然后查询了沿途的青年旅社的位置,预定了西宁桑珠和敦煌的风非沙青年旅社。通常青年旅社的标房价格基本与当地的小型宾馆价格差不多,小宾馆的装修条件通常由于青年旅社,但是青年旅社中会有一种氛围,是年轻人之间的一种理解力,通常也会在旅社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做了1个月的准备,apple 和zahovic终于于2010年8月30日踏上了征途。 D1天8月21日 航班是晚上7点的。传说中的地铁2号线能到浦东机场,所以zahovic为相应低碳环保号召搭乘地铁前往机场。 上了zahovic为节省地铁空间习惯性地将拉杆箱放在了座椅底下,但回首周围看到了一批人口,将一大堆旅行包状的物品随意堆放在车厢内其中不乏SB会纪念品,以至于许多乘客站得东倒西歪,上车下车像在雷区行走,以至于zahovic感到很雷。 不多久,大约在5:30pm左右,地铁到达了机场,前往航站楼,走了大概20多分钟,走得满头大汗终于赶到了航站楼。需找登机牌,找好出现了一个SB小白菜,面无表情问去哪儿,zahovic感到很奇怪,答曰:西宁。菜曰:此处排队,曰:诺。遂排之。zahovic感觉有点怪,为什么去西宁有很多老外呢,此刻apple去买必胜客了。为保留排队位置zahovic暂不能动。待apple回,询问后得知,此处为悉尼出发check in,遂赶往正确地,时间为6:28分,于6:33分到达,服务人员告知,停止check in,交涉,该人无权,拖延时间,遂要求见其上级,得见,告知原委,上级通知机组,同意放行,沿路直闯vip通道,并与6:45分到达登机口。虚惊一场,草草享用必胜客,待登机,被通知,晚点。随即倒。 待8:00起飞,晚点1小时,10:30至西安,换机,登机,晚点,于8月22日12:30至西宁。遂打车100元至桑珠青年旅社,check in ,洗澡,疲无睡意,阅读《地质年代表》。入眠。晚上有点冷,大约20度。 桑珠青年旅社的结构明显是属于厂房一类,估计zahovic待的房间以前是领导的办公室,由于领导们努力的工作,以至于工厂的倒闭,被改建成旅馆。20平米的房间内硬隔了一个小浴室,当然在青年旅社中是属于天字第一号房了。不过小店前台装修出一派藏式风格,还是比较有风味的。顺便提一下,在楼梯口还见到一对小情侣或者是准情侣在深谈,应该另外还有一个故事,该故事将会在zahovic以后的小说中出现。 D2天 按照行程,8月22日目的地是七彩丹霞地貌的张掖丹霞地质公园。由西宁出发,穿越门源,途径岗什卡雪山,乱海子湿地,祁连大草原。 一早起床,洗漱毕,打理好行装来到了藏式风情青年公寓的前台,点了早饭是稀饭、酱菜和两碗酸奶。拿到酸奶后,我们发现在酸奶上有着一层黄黄的油脂。用小勺浅浅尝了一口,酸酸的,酸酸的,还是酸酸的,原来正宗的酸奶是不甜的,非常不适合我们的口味,于是乎放了一勺一勺又一勺的白糖,于是乎,就变成了酸酸甜甜的青海老酸奶了。不知是因为心理原因,还是事实,感觉青海的酸奶牦牛味没有西藏的那么重。吃完早点向青年旅社老板告别下楼寻找传说中的任老师和他的车。 见到任老师的第一眼,感觉这个人很敦厚老实,捷达车挺干净的,车内的装饰是藏族风格的,有种深度体验藏情的感觉。简单寒暄后,我们踏上了约2500公里的征程。 在西宁市有点小堵,任老师说,这种情况很少见,沿途看到了西宁的古城墙,其实只是一排土堆而已。 出西宁不久,我们就来到了太极岛,一个非常常见的湖,下车拍照,这样一个小小的青海不算景点的景点,居然谋杀了不少的相机空间,但是有山有水,那种美在上海是无法体会到的。 大约中午12点,我们到了门源境内,在一个小镇上加油,吃饭。小饭店不大,但还算干净,点了手抓羊肉、牛肉汤,酸辣白菜,还有面。看上去有点粗糙但味道尚可。面上来后,我们发现和上海牛肉汤拉面还是有区别的。真宗的拉面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一清是指汤清,所以我们西部的拉面汤头是味精白开水汤。其他都和上海的差不多,但是汤后来改良成高汤,其实是拉面的更高级别,但在西部还是以白汤为传统。 吃晚饭,我们继续前进,来到了一座桥上,偌大的河床上留着一条小溪,感觉是在推着沙石的工地上的一泡尿。让人唏嘘不已。干燥、风沙充满了整个西部。 再往前就是门源油菜花观景地,据任老师说,就在10几天前,那里聚满了人,大家扛着大小炮,其实真正会拍的没有几个,基本属于摄影器材爱好者的聚会。而在观景台悬崖边的厕所坑位收费是无论大小、无论男女、无论老幼、无论排泄物,统统收费1元每人,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但现在,油菜花变成了油菜籽,人群消失,出现了一个伟人zahovic为了节省1元的厕所费,毅然决定憋着,在下一个纯自然的环境下排放。 车继续开着,穿越了海拔最高的隧道,大板山隧道。随后进入了甘肃境内。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乱海子湿地。在湿地草原上出现了成批的牛羊,apple和zahovic下车进入湿地狂奔,但太阳逐渐藏到了云里,气温一下骤降,zahovic背包上的手表显示仅仅10度。2人胡乱坐坐,拍拍照片后就钻到了车里了,但这种草原的美景正是深深刻入了2人的大脑中。青海的草原和内蒙的草原是完全的2中风格,在回来西宁的路上,我们来到了拉鸡山,更是深刻体会到青海草原的美。内蒙的草原体会的是风吹草低见牛羊,而青海的是一种雄伟。所以内蒙是女生,青海是男生。 国道上远处就是岗什山雪山。据任老师介绍,这里的雪山上的雪一年比一年少,所以成为了许多业余登山者的好去处。 大约我到了晚上6点,我们终于来到了张掖七彩丹霞地质公园。一个地质公园居然要买2次门票,原因是这个地块属于2个县。大家晕倒。还好zahovic预备了2张假的学生证,半价购票。 进入景区,感觉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上千万年的风化是的张掖的山区产生了丹霞地貌,但zahovic始终不能理解这里的丹霞居然是彩色的。美。 转转后,来到的第二个县,看了张艺谋三枪留下来的麻子面馆,就上了第二个景点的制高点,由于未开发(那个地方只是被圈了起来),山路只是用绳子圈了起来。而这个景点显然没多少游客,但随着太阳再次普照,这里的景色更美了,而本质来讲,这里的景色明显比前一个美。 转几圈后,一看,9点了,靠天还没黑,忘了有时差。于是留恋往返地上车前往临泽,我们的住宿地。 到了临泽,下榻在临泽宾馆,原来是临泽政府招待所。到夜市转转,发现小吃还是比较多的,就吃了点烧烤,回去休息。这里的烧烤味道明显比上海好吃,并且用一种液体调料最后调味,研究半天不得要领,回去,但在会西宁的路上,在湟中县,终于研究出其中的奥妙,此乃后话,且听下回分解。 D3天 早上7点起床,看了一下计划,走张掖,过酒泉,目标敦煌,首站嘉峪关,晚上杀到鸣沙山脚下,下榻敦煌风飞沙青年旅社。 早上,任老师带我们去了一家名叫金源葆豆业的早饭点吃,原滋原味的西部早餐,豆浆非常浓郁,比上海的好吃,zahovic大约吃了一个牛肉包,一碗豆浆,一根油条等餐点,现在想想直流口水。 吃完早饭后,我们就出发了。一路高速,而道路两旁的景色已有变化,因为翻过了祁连山脉,空气明显显得非常干,大约是祁连山脉挡住了南侧过来的暖湿气流的缘故。而地貌已变成了戈壁。任老师开了一段后,由zahovic驾驶车辆,一种在无边无际的的戈壁上风驰电掣的飞奔的感觉放飞了被城市压抑已久的心情,这种愉悦就像蜜蜂脱网般脱开束缚,于是就连心都飞翔起来了。 中午,我们到达了嘉峪关,古老的城楼上撒着一层黄色,古朴的城墙见证了历史的沧桑,曾今的古战场早已不在,只留下后人的唏嘘。城墙依在,争斗的人们早已灰飞烟灭,人类至今未能明白,短暂的人生为何不能留下更多更美的回忆。 在逛完嘉峪关后,在经典门口的小店内用完午膳,前往“天下第一墩”,长城的源头早已荒芜成一个土堆,而周边一道峡谷中躺着潺潺的流水,在峡谷两侧修建了一个新的“古兵营”而峡谷上方架起了一道悬桥。 地上是沙,天很蓝很蓝,水很清很清,风在空中舞着,时而卷起粒粒黄沙。 兜了几圈后,人有点疲劳,依然前往敦煌,在敦煌著名的驴肉面馆吃面。 到了敦煌市,感觉是进入了沙漠中的绿洲。人明显多了起来。在进入市中心时看到了几日最为壮观的建筑,仔细一看,人民法院,过了人民法院后,发现了在不远处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栋建筑比法院更为壮观,门口挂着“敦煌市人民政府”“敦煌市市委”等牌子。 吃完面后,便驱车来到了“风飞沙”青年旅社,住进了一个四合院,看到了传说中的“炕”别有一番风味,像前台打探愿意起早套票看沙漠日出的旅游,并相约晚上拟定作战计划。 洗澡毕,在青年旅社瞎转转,由于天黑什么都没看清,并在前台找到了套票的驴友,留好电话,进屋休息,准备4点起床看日出。 D4天 上网研究了一下,这一天日出时间在6:05,于是4点就起床了,4:30出门与相约的旅游4:30分碰头,花1个半小时穿越火线,进入鸣沙山最高峰,看日出,我们的队伍一共有6人,由于2人磨叽(由于网路问题以下d4天2000字未能

敦煌

张掖

临泽

湟中

酒泉

嘉峪关

祁连山

莫高窟

玉门关

阿克塞

尕海

塔尔寺

马步芳公馆

发表于 2011-02-28 22:34

2010年8月apple和zahovic的甘肃青海之旅 D0天 在zahovic的字典里旅游被分为旅行和度假2中形态。2007年apple和zahovic在西藏旅行在尼泊尔度假,当时就希望能够有时间能去青海湖看看。没想到的是2010年西沙群岛主权宣誓之旅由于南海军演而被迫放弃,因此青海湖之旅便从日程表上提上来。 经过apple同志认真的研究和网上资料的收集,寻找到了一条经典的甘肃、青海线路。于是便做出了甘肃、青海旅行计划。这样的行程通常需要一辆车和一个有经验的向导,在无数次网络的探寻中apple 也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向导----任老师,于是万事皆已具备。 在线路上,包车通常可以从兰州或者西宁出发,但是西宁出发的车一般都比兰州的贵,我们定了6天的行程,总共的费用为5000元,从西宁出发,价格还是比较厚道的。 至于机票价格还是比较推荐“去哪儿”的。大概是由于西宁市旅游旺季,订票很辛苦,最终在“去哪儿”的帮助下订到了2套对折机票,其中3张是携程的,还有一张是一家北京的旅行社的。 出发前去青年旅社网站上申请了一张会员卡,然后查询了沿途的青年旅社的位置,预定了西宁桑珠和敦煌的风非沙青年旅社。通常青年旅社的标房价格基本与当地的小型宾馆价格差不多,小宾馆的装修条件通常由于青年旅社,但是青年旅社中会有一种氛围,是年轻人之间的一种理解力,通常也会在旅社中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 做了1个月的准备,apple 和zahovic终于于2010年8月30日踏上了征途。 D1天8月21日 航班是晚上7点的。传说中的地铁2号线能到浦东机场,环保主义者apple为相应低碳环保号召搭乘地铁前往机场。 上了zahovic为节省地铁空间习惯性地将拉杆箱放在了座椅底下,但回首周围看到了一批人口,将一大堆旅行包状的物品随意堆放在车厢内其中不乏SB会纪念品,以至于许多乘客站得东倒西歪,上车下车像在雷区行走,以至于zahovic感到很雷。 不多久,大约在5:30pm左右,地铁到达了机场,前往航站楼,走了大概20多分钟,走得满头大汗终于赶到了航站楼。需找登机牌,找好出现了一个SB小白菜,面无表情问去哪儿,zahovic感到很奇怪,答曰:西宁。菜曰:此处排队,曰:诺。遂排之。zahovic感觉有点怪,为什么去西宁有很多老外呢,此刻apple去买必胜客了。为保留排队位置zahovic暂不能动。待apple回,询问后得知,此处为悉尼出发check in,遂赶往正确地,时间为6:28分,于6:33分到达,服务人员告知,停止check in,交涉,该人无权,拖延时间,遂要求见其上级,得见,告知原委,上级通知机组,同意放行,沿路直闯vip通道,并与6:45分到达登机口。虚惊一场,草草享用必胜客,待登机,被通知,晚点。2人随即晕倒。 待8:00起飞,晚点1小时,10:30至西安,换机,登机,晚点,于8月22日12:30至西宁。遂打车100元至桑珠青年旅社,check in ,洗澡,疲无睡意,阅读《地质年代表》。入眠。晚上有点冷,大约20度。 桑珠青年旅社的结构明显是属于厂房一类,估计zahovic待的房间以前是领导的办公室,由于领导们努力的工作,以至于工厂的倒闭,被改建成旅馆。20平米的房间内硬隔了一个小浴室,当然在青年旅社中是属于“天字一号房”了。不过小店前台装修出一派藏式风格,还是比较有风味的。顺便提一下,在楼梯口还见到一对小情侣或者是准情侣在深谈,应该另外还有一个故事,该故事将会在zahovic以后的小说中出现。 D2天 按照行程,8月22日目的地是七彩丹霞地貌的张掖丹霞地质公园。由西宁出发,穿越门源,途径岗什卡雪山,乱海子湿地,祁连大草原行程500公里。 一早起床,洗漱毕,打理好行装来到了藏式风情青年公寓的前台,点了早饭是稀饭、酱菜和两碗酸奶。拿到酸奶后,我们发现在酸奶上有着一层黄黄的油脂。用小勺浅浅尝了一口,酸酸的,酸酸的,还是酸酸的,原来正宗的酸奶是不甜的,非常不适合我们的口味,于是乎放了一勺一勺又一勺的白糖,于是乎,就变成了酸酸甜甜的青海老酸奶了。不知是因为心理原因,还是事实,感觉青海的酸奶牦牛味没有西藏的那么重。吃完早点向青年旅社老板告别下楼寻找传说中的任老师和他的车。 见到任老师的第一眼,感觉这个人很敦厚老实,捷达车挺干净的,车内的装饰是藏族风格的,有种深度体验藏情的感觉。简单寒暄后,我们踏上了约2500公里的征程。 在西宁市有点小堵,任老师说,这种情况很少见,沿途看到了西宁的古城墙,其实只是一排土堆而已。 出西宁不久,我们就来到了太极岛,一个非常常见的湖,下车拍照,这样一个小小的青海不算景点的景点,居然谋杀了不少的相机空间,但是有山有水,那种美在上海是无法体会到的。 大约中午12点,我们到了门源境内,在一个小镇上加油,吃饭。小饭店不大,但还算干净,点了手抓羊肉、牛肉汤,酸辣白菜,还有面。看上去有点粗糙但味道尚可。面上来后,我们发现和上海牛肉汤拉面还是有区别的。真宗的拉面讲究一清二白三红四绿,一清是指汤清,所以我们西部的拉面汤头是味精白开水汤。其他都和上海的差不多,但是汤后来改良成高汤,其实是拉面的更高级别,但在西部还是保留了以使用白汤的传统。 吃晚饭,我们继续前进,来到了一座桥上,偌大的河床上留着一条小溪,感觉是在推着沙石的工地上的一泡尿。让人唏嘘不已。干燥、风沙充满了整个西部。 再往前就是门源油菜花观景地,据任老师说,就在10几天前,那里聚满了人,大家扛着大小炮,其实真正会拍的没有几个,基本属于摄影器材爱好者的聚会。而在观景台悬崖边的厕所坑位收费是无论大小、无论男女、无论老幼、无论排泄物,统统收费1元每人,价格公道,童叟无欺。但现在,油菜花变成了油菜籽,人群消失,出现了一个伟人zahovic为了节省1元的厕所费,毅然决定憋着,在下一个纯自然的环境下排放。 车继续开着,穿越了海拔最高的隧道,大板山隧道。随后进入了甘肃境内。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乱海子湿地。在湿地草原上出现了成批的牛羊,apple和zahovic下车进入湿地狂奔,但太阳逐渐藏到了云里,气温一下骤降,zahovic背包上的手表显示仅仅10度。2人胡乱坐坐,拍拍照片后就钻到了车里了,但这种草原的美景正是深深刻入了2人的大脑中。青海的草原和内蒙的草原是完全的2中风格,在回来西宁的路上,我们来到了拉鸡山,更是深刻体会到青海草原的美。内蒙的草原体会的是风吹草低见牛羊,而青海的是一种雄伟。所以内蒙是女生,青海是男生。 国道上远处就是岗什山雪山。据任老师介绍,这里的雪山上的雪一年比一年少,所以成为了许多业余登山者的好去处。 大约我到了晚上6点,我们终于来到了张掖七彩丹霞地质公园。一个地质公园居然要买2次门票,原因是这个地块属于2个县。大家晕倒。还好zahovic预备了2张假的学生证,半价购票。 进入景区,感觉到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上千万年的风化是的张掖的山区产生了丹霞地貌,但zahovic始终不能理解这里的丹霞居然是彩色的。美,美不胜收。 转转后,来到的第二个县,看了张艺谋三枪留下来的麻子面馆,就上了第二个景点的制高点,由于未开发(那个地方只是被圈了起来),山路只是用绳子圈了起来。而这个景点显然没多少游客,但随着太阳再次普照,色彩逐渐丰富起来,这里的景色更美了,而本质来讲,这里的景色明显比前一个美。 转几圈后,一看,9点了,靠天还没黑,忘了有时差。于是留恋往返地上车前往临泽,我们的住宿地。 到了临泽,下榻在临泽宾馆,原来是临泽政府招待所。到夜市转转,发现小吃还是比较多的,就吃了点烧烤,回去休息。这里的烧烤味道明显比上海好吃,并且用一种液体调料最后调味,研究半天不得要领,回去,但在会西宁的路上,在湟中县,终于研究出其中的奥妙,此乃后话,且听下回分解。 D3天 早上7点起床,看了一下计划,走张掖,过酒泉,目标敦煌,首站嘉峪关,晚上杀到鸣沙山脚下,下榻敦煌风飞沙青年旅社。 早上,任老师带我们去了一家名叫金源葆豆业的早饭点吃,原滋原味的西部早餐,豆浆非常浓郁,比上海的好吃,zahovic大约吃了一个牛肉包,一碗豆浆,一根油条等餐点,现在想想直流口水。 吃完早饭后,我们就出发了。一路高速,而道路两旁的景色已有变化,因为翻过了祁连山脉,空气明显显得非常干,大约是祁连山脉挡住了南侧过来的暖湿气流的缘故。而地貌已变成了戈壁。任老师开了一段后,由zahovic驾驶车辆,一种在无边无际的的戈壁上风驰电掣的飞奔的感觉放飞了被城市压抑已久的心情,这种愉悦就像蜜蜂脱网般脱开束缚,于是就连心都飞翔起来了。 中午,我们到达了嘉峪关,古老的城楼上撒着一层黄色,古朴的城墙见证了历史的沧桑,曾今的古战场早已不在,只留下后人的唏嘘。城墙依在,争斗的人们早已灰飞烟灭,人类至今未能明白,短暂的人生为何不能留下更多更美的回忆。 在逛完嘉峪关后,在经典门口的小店内用完午膳,前往“天下第一墩”,长城的源头早已荒芜成一个土堆,而周边一道峡谷中躺着潺潺的流水,在峡谷两侧修建了一个新的“古兵营”而峡谷上方架起了一道悬桥。 地上是沙,天很蓝很蓝,水很清很清,风在空中舞着,时而卷起粒粒黄沙。 兜了几圈后,人有点疲劳,依然前往敦煌,在敦煌著名的驴肉面馆吃面。 到了敦煌市,感觉是进入了沙漠中的绿洲。人明显多了起来。在进入市中心时看到了几日最为壮观的建筑,仔细一看,人民法院,过了人民法院后,发现了在不远处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有栋建筑比法院更为壮观,门口挂着“敦煌市人民政府”“敦煌市市委”等牌子。 吃完面后,便驱车来到了“风飞沙”青年旅社,住进了一个四合院,看到了传说中的“炕”别有一番风味,像前台打探愿意起早套票看沙漠日出的旅游,并相约晚上拟定作战计划。 洗澡毕,在青年旅社瞎转转,由于天黑什么都没看清,并在前台找到了套票的驴友,留好电话,进屋休息,准备4点起床看日出。 D4天 上网研究了一下,这一天日出时间在6:05,于是4点就起床了,4:30出门与相约的旅游4:30分碰头,花1个半小时穿越火线,进入鸣沙山最高峰,看日出,我们的队伍一共有6人,由于2人磨叽现场召开红军临时会议。 时间达到4点45分,据日出时间只有1小时15分钟,也就在1小时15分钟之内需要穿越景点外围封锁线,穿越沙漠,爬上鸣沙山山丘顶峰。这样时间较紧,因此中央决定,立即向鸣沙山山顶出发。 黑夜给了我们黑色的眼睛,我们用黑色的眼睛穿越黄色的沙漠,并寻找沙漠中日出的光明。黑夜中我们走出了“风非沙”青年旅社的大门,忽然远处的天空中挂着一轮明月,月还未彻底圆,很亮,就像是一盏泛着蓝光的白色的节能灯遥挂的苍穹之上。 空气十分新鲜,远处传来阵阵虫鸣声,这是多么安静的清晨啊。带着愉悦,一行4人向鸣沙山进发。走了一半的路程,穿了了阵阵驼铃的声音,一队骆驼在他们主人的带领下迅速超越的我们的队伍。 “跟着骆驼队就能发现鸣沙山主峰方向”zahovic想,这样就可以节省出寻路的时间。于是跟着驼队行进。 走了大概10分钟,看到了一墙围栏,非常夸张的是,人类居然太伟大了,为了门票居然能把沙漠给围了起来,遥想2千年前匈奴的单于如果知道有这种情况,不知作何感想?更不知汉武大帝无数次与匈奴的交战,换来了后人围圈沙漠以求门票收入,是欣喜还是悲哀? zahovic原想需要在景点外围匍匐前进至铁丝网侧,用钳子钳开围网,在进入包围圈,没想到,在铁丝网上有着几个很大的洞,大概是前人套票留下的印记。 沿着革命前辈的道路,我们奔向鸣沙山。 在鸣沙山的南侧,围栏的北侧有着一片沙漠开阔地,这种开阔地非常适合阵地战的布局,只要一个机炮连,完全能够阻隔千军万马。所以我们必须以最快的速度穿越这片开阔地进入沙丘区以求隐蔽。 四人悄然无声,关闭一切照明设备,但远处的明月泛下的蓝光将我们暴露地一览无遗。没办法,只要跑步前进。 在进入到开阔地的中央时,远处追来一束强光:“谁,到这里干吗?”“我们是警察,你们走过来”。四人顿时停了下来,“但对方是否是警察呢,景区的大门现在难道由警察负责把守吗?这样的警察未免太勤快了,在中国,尤其是西部太不可思议了”四人怀疑道。 由于一行四人只有zahovic是男生,所以只能由zahovic负责回答,毕竟在敌情未明的情况下不能暴露己方的任何情况,孰知兵法有云“兵者,诡道也,故能而示其不能,用而示其不用,利而诱之,乱而取之” 而远处在月光下,依稀看到了6、7个黑色的身影,警察一般不会出动这么多人吧,更添加了我们的疑惑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警察还是强盗,要不,你们过来一人,那警官证看看”同时所有的手电向对方照去,虽然这些个户外手电强度、亮度无法和对反的相比。 “你们过来”对方隔着大约30米喊道 “我们不过来,要过来你们过来,并关掉手电”同时zahovic琢磨,不大会是强盗了,如果是强盗,一般情况下早就过来抢了。 “我们不会过来的,你们不过来,我们就走了” 正在互相僵持中,对方传来的一声带着京腔的女声:“你们过来吧,我们也是游客,那个是警察。” “难道北京女人被抓住当压寨夫人了?”我们四人顿时轻松了一下,想想就过去了。反正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走进以后一看,5个游客样子的人和一个穿制服的人,穿制服的人在打电话,好像是在向领导汇报并求援。 想想在进入开阔地的时候,在我们前面是有一批人,边走边在那里大声讲话,大概就是5个人太NB了,被抓了。 “你们干嘛的?”制服问 “还能干嘛,为地方经济作贡献,来看日出的?” “买票了吗?” “警察居然管买票的事情,这个不是经济范畴吗?难道是经侦?”想着回到道“这么早哪里去买票,我去买你也没人卖呀” “你们是逃票,刚才我们抓了2个人,已经交代了是风非沙来的,你们是不是一起的?肯定又是风非沙老板教唆的” “我们是网上看到的攻略,早上日出很漂亮,但没地方卖门票,所以就先进来了” 制服大概理亏,看看大概领导来了,也不说什么了。 领导到后把情况和他有说了一遍,这是北京人又围在一起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也不参与谈判,最后没办法zahovic对领导说“那我们补票,只是时间耽搁太久了,日出可能赶不上,要不我们把钱给你,你带回去帮我们买买?”其实zahovic想,这些貌似警察的人一大早的出洞,无非也是为财,找个台阶给点钱打发了就算了。 那领导大约说了一堆关于纪律什么的话,也就同意了。北京人看到协议达成不知从哪里又蹿了出来,迅速地付了600元,说,我们就走了。 考,这不是抢夺革命胜利果实吗? 这是四人拿出学生证来,说,我们是学生,半票。我们两张是假的,还有两张估计也是假的。领导同意了,付钱,走人。但领导还是潜意识地往售票处看了一眼,顿时4人明白了一切。 分开之前,领导还装模做样地说了一句,“你们先不要走,等下我把票给你们” 四人对视而笑,大概到太阳下山,这个人估计也不会出现了。 于是向鸣沙山进发。 2队人走着走着就分开了,北京人直接从一个坡度较小的沙丘上上了山,但作为较为专业的菜驴,zahovic一行选择了一条坡度较陡,但能预计直接上顶的路线。 走进沙漠,zahovic就脱了鞋,光着脚踩在沙里,感受着沙漠中的余温,还是比较惬意的。开始爬沙丘了,但发现原来爬沙丘居然比爬山更累。因为你爬了2步,身体会往下滑一步。所以在沙丘上爬首先要学会的是要站住,鉴于爬沙技术的拙劣,4人发现都在用四肢在爬行了。 在黑夜中爬了大约20分钟,体力基本都到达了极点。往后看看,才只爬了一小段。于是继续向上,渐渐终于发现到顶了。到了顶一看,居然前面还有一个更高的沙丘,原来我们只爬了一半的路程。于是大家开始休息,正在这时,好像是一个当地人的样子,迅速地在沙地上移动,如履平地。走近我们,我们便讨教诀窍,那人只说了一点“沿着沙脊走”于是我们就按高人指点,继续前进,我们一路沿着沙脊向东走,走到沙丘的最东侧,然后向北走,走到第2个平台的时候,发现前面还有一个高坡。居然原来还未登顶。 突破极点后,便走得快了一点了,但这时东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好在我们已经爬到了一定的高度,而且是在最东侧的沙脊上,所以决定就地休息观看日出。 日出东方,紫气东来。日出的景观真是太雄伟了,每天都会有太阳升起的时刻,每天都有一个崭新的时刻,于是又有什么不能放开呢? 拿出了准备好的食物一边欣赏日出,一边享受着日出,真是惬意啊。 太阳以经爬了上来,于是我们继续登顶,半小时后,我们达到了顶峰,这时,从景区进来的第一批游客骑着骆驼也爬到了沙丘下。由于我们没有按照常规路线行进,但我们所感受到的东西是常规路线所不能比拟的。 登顶后,我们又沿着一条无脚印的线路往月牙泉方向走去。有了早上行走的经验,花了1个小时,穿越了2座高峰,终于来到了月牙泉西侧的山峰上。其实在沙丘上下山的感觉特别好,可以选择跑,滚,走等各种方式,尤其是在跑,可以以很快的速度下山,并可以利用踩沙迅速刹车,很容易控制。所以沙丘始终是下山容易上山难。 来到了月牙泉骆驼停靠的地方,每人骑了个骆驼,我们沿着鸣沙山的外围又跑了一圈,但感觉却没自己爬山好。 中午,我们便出了景点回到风非沙。 白天的风非沙的感觉比晚上更佳,原来是一个非常大的园林。有很多的枣树,随手用棍子打一棍,便可捡到很多枣子,枣子非常甜,比上海水果店的枣子甜上好几倍,也不洗,直接进口吃了。 来到了风非沙的餐厅,点了点手抓羊肉,蛋炒饭;看到餐厅墙上留着许多人的墨宝,于是zahovic和apple手痒,借来了蜡笔,在墙上作画,不久饭吃好了,图也画好了。 下午好好休息,准备第二天前往莫高窟。 D5天 早上一早收拾好行装,这一天要有很多的路要走,先到玉门关,在前往雅丹魔鬼城,然后翻越祁连山,回青海,下榻大柴旦,形成约600公里。 清晨出发,敦煌前往青海的国道大部门在修,所以很颠。早上风和日丽,蓝蓝的天空飘着朵朵白云。大约车行2小时,我们来到了玉门关收费口。该死的收费口设置在前往青海的道路上,所以途径青海的车辆都会支付玉门关的门票。 这时,天已经开始有点昏暗了,任老师说,好像沙尘暴要来了,而西部的沙尘暴和北京等的非常不同。那是真的沙被风吹起来,并且夹杂着砂石。开始还不以为然,到后面在经过沙尘暴的洗礼后终于有所体会,于是惊叹:西部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首先前往的是雅丹魔鬼城。车辆行进得很快,但发现后面的一股黄色尾追而来,慢慢飘向我们,原来决定在沙城暴到达之前进入雅丹景区,在景区避避风头。于是一路狂飙,忽然间听到车位有什么沙沙的声音,发现原来刚才看似很远的黄色气流已经迅速接近我们。但只是气流的前端。在行进至距景点约5公里处,发现我们已经被沙城暴包围了,车辆被席卷而来的气流所夹杂的砂石砸的颤抖。在没有办法的时候,只得在靠近一个土堆的侧面停了下来。这是zahovic突感尿急于是下车,但发现这个决定可能是错误的。刚打开车门一股砂石席卷进车,脚未踏地人被风吹起,只得弯腰抵抗,在背对风向随便着地嘘嘘,居然水被风吹得不见踪影。同志知道,沙暴中心有着无数的旋转气流,虽然下车是全副武装,但浑身进沙。 好不容易回到车里,发现,车里就像被沙子席卷过一样,到处都是。于是,我们只得望沙兴叹。看来雅丹魔鬼城不欢迎我们。见到沙暴未能减小,任老师说可能要持续1-2天,而强度会继续增加,于是我们硬着头皮往回开,真是“西部之旅遇强暴”。 往回走的路上,我们不是可以看到黄沙夹杂着砾石会横着飞起来,车过之处明显感到被攻击的感觉,并有侧翻的感觉。 开了约45分钟,我们终于来到了玉门关。车停玉门关外围,外面的风依然很大,但英勇的zahovic和apple还是向玉门关进发,这是这个天都是黄色的。 在沙暴下,两人只能互相依靠一步一步接近玉门关,并体会到人类在大自然下是多么的渺小。玉门关只是一堵泥墙,在发出感叹后,回到车里,向大柴旦出发。穿过沙暴,我们绕到了沙丘的南侧,这里风沙稍微小点了。 沿途据任老师介绍,原来这里原来都是雄伟的山脉,但近年来沙漠化日益严重,慢慢向南侵袭了。真是在作孽不可活啊。 车辆继续向青海行进,穿越在戈壁滩之中。戈壁滩上洒落着处处胡杨,景色单调却蔚为壮观。路再修,非常不好,空气很热,发动机温度一直在高位。忽然前方有一大坑,任老师凭着娴熟的技术让车的大部让开了大坑,可是,右后轮却无法幸免。下车发现后轴固定件损坏。真是祸不单行啊、 我们被困在了戈壁深处了。简单维修后,我们继续上路,速度明显下降了,车不停地在颠簸。长时间的低档低俗导致发动机的温度一直上升,而zahovic像感冒了,有点发烧,非常不舒服。 于是车走走停停,停停走走,在戈壁深处,烈日底下前行。终于来到了祁连山底下。此时距玉门关出来差不多4个小时。途中经过阿克塞城,在修车厂找配件未果,于是联系西宁,由西宁带配件送到大柴旦,大家在大柴旦碰头修车。 进入盘山公路,任老师开得非常小心。绕开施工队伍,绕开坑,于是大约在6点钟,我们来到了青海境内。 进入青海境内后,路变得非常好开。但车也开不快,一路50-60码。距大柴旦300公里。预计5小时,大约11点到。 这时天开始变暗,到了9点后,东侧挂起了一轮明月,明月依旧是昨天的明月,但心情大有不同,但随即立即变好,月亮非常圆,而且是浅蓝色的,非常美,就像举手便能取。这种美景如果没有这种插曲的话,是无法看到的。于是又体会到祸兮福所倚的感觉。 Zahovic上车开动,发现方向盘非常不稳,老是走偏,同时听到后轴松动传来的空空声。想来任老师的驾车技术确实好,又具敬业精神,真是难得。 11点,进入大柴旦城区,找家旅店休息,任老师等救援队修车。 D6天 第六天一早起来,梳洗完毕来到酒店楼下与任老师碰头,发现任老师已将车修好,准备出发。这一天,我们途经尕海,至茶卡盐湖,再到梦寐以求的青海湖边休息。 任老师除了车技好,修车技术也是一流的,上车后,发现车辆没有什么异样,沿着国道飞速前进。 青海路边的景色和甘肃有所不同,青海的路边是一片片的防沙林,远处是苍苍的高山,景色秀外慧中,据任老师介绍,青海省每年的植树造林量非常可观,但沙漠化还是挺严重的。虽然近年的绿化植树面积超过的国土,但还是沙漠化依然未能抵挡。 10点多,我们到达了尕海,远远望去,尕海是那么安静,深邃的蓝色依靠在雄伟的山角下更显得她的清秀。浅滩边上散落着牛羊和马匹,一片幽静的塞外风光。在短暂停留后,我们向今天的只要目的地茶卡盐湖进发。 很多年钱,青藏高原还是海洋,原始大陆的分裂使得青藏高原慢慢爬升,而今留下了一片片内陆海。 大量的蒸发,使得海水的含盐量慢慢升高,形成了现在的盐湖---茶卡盐湖。茶卡盐湖很安静,今天也没有什么游客,偌大的景区里只有zahovic和apple2人,前些年盐的开采将盐湖分为2块,2块之间留着一条废弃的铁路,铁路的尽头躺着一辆破破的小火车。2人沿着铁路慢慢向海的中央行进。 下午2点,气温大约在15度,清澈的湖水让人有一种让人踩下去的冲动,于是,zahovic脱鞋下湖,走在冷冷的湖水中,脚下是白白的盐,感觉是踩在了白云上,这种感觉就像是脱俗的仙人。 太阳开始西下,在优美的景色中,我们告别的盐湖,但zahovic的感冒却越发严重了,尤其是咸咸的脚,很难受,原来享受还是有点代价的。 天渐渐黑了起来,前往青海路的一段路是盘山公路,车在任老师的驾驶下非常稳,夕阳西下,明月东升;月亮还是非常圆,不久我们就来到了青海湖边,一轮明月映在湖边的一滩浅滩上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很快我们就到了宿营地。 宿营地是一对青海夫妇开的,采用的是塑钢房,先到房间洗了洗咸角,zahovic好像有点发烧,稍微安顿好,我们来到了餐厅,餐厅是藏族建筑风格装修,面对湖的一侧是玻璃,远处黑色的湖面在明亮的月光的映衬下显得非常沉稳。 为了驱寒,zahovic要了一瓶青稞酒,这时好客的主人召集旅途中的朋友们相聚一起,开怀畅饮。其中有一对人马也是从上海出发,飞兰州,租车,进青海,走格尔木,上甘肃,去敦煌,与我们路线反向再回兰州,形成1500-3000公里,很钦佩他们的驴子精神。 原打算饭后大家在主人的带领下跳郭庄,但可能大家都疲劳就休息了。 回房间后,zahovic喝酒后,感觉稍微好了点,拖着疲惫的身体休息了。 D7天。 第7天的行程主要是浏览青海湖的美景,途径拉鸡山,向塔尔寺所在的湟中县进发,并下榻湟中县县委招待所。 早上起来,发现我们住在沿湖靠山的地方,背面的巍巍的群山,前方是蓝蓝的湖面。山上洒落着黑白的点点,白的是羊,黑的是牛。就像是绿色的毯子上的颗颗黑白珍珠。 在上坡上转了几圈,便向神圣的青海湖靠近。蓝色的湖面随着阵阵清风荡起粼粼的波光,湖边堆放着牟尼堆,坐在湖边,看着海天相交的天际,呼吸着新鲜却又带着潮湿的空气,倾听者鸟儿的呼唤,时间仿佛在此凝固。觉得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争斗为哪般?确实,在这样的美景下,所有种种都可放下,就连zahovic都不觉得在生病。 在到处转了几小时后,看到任老师才起床梳洗,确实,这几天他真的很辛苦。整体停当后,我们便向拉鸡山进发。 拉鸡山,很美。这种美在几天前前往甘肃的路上曾感觉到过,但茫茫草原出现在山上的时候,这种视觉的冲击是更为强大的。满山遍野的草,湿润的土地,满山的牛羊马的感觉的确让人震撼。 盘山公路快到山顶的时候,任老师介绍道,原先这些山的雪线很低,近年来到了夏天,山上的雪不见了。是的,人类过分的活动不断地在摧毁地球原有脆弱的平衡,利益的追求使得大自然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而这些代价将会最终还给人类。 下午4点,我们来到了湟中县,并且参观了任老师的学校。学校建造地很好。但任老师介绍到,很多家庭由于无法提供教育费,导致了很多学生无法上学,过早打工,而由于没有受过更多的教育,这些学生可能一辈子的工资都不会很高,而他们的下一代依然面对着贫困,面临着无法读书的境地。 医疗、养老、教育,不就是现在存在的普通公民面对的新的三座大山吗?我们曾经推到过三座大山,但那老山却只是意识形态的大山,与我何干?与老百姓何干?人们要的只是一个不为生老病死所忧虑的环境,所谓政治,无非是部分人获取权、利的工具而已,但不应损害普通百姓的利益;所谓政党,是自称阶级的产物,但不应损害其他阶层的利益;所谓政府,是管理大规模社会的产物,但不能损害非政府人员的利益。藏富于民,让人们不为社会分配而担忧,不为生存而担忧,只有这样才能国泰民安。 任老师帮我们安顿好以后,便和我们告别,几日下来,我们和任老师已建立了良好的朋友之间的关系,于是在依依惜别后,任老师驾车离开,并相约以后再见。 湟中县城不大,一头就是塔尔寺,一头就是生活区,在一家路边的小店,我们点了点烤肉,新鲜的羊肉串的确美味,想到不久就要回上海,就不自觉地多吃了点。 晚上,在城里转转,就回去休息了。 D8天 早晨起来随便吃了点早饭,就做了公交每人一元前往塔尔寺。今天上午安排游览塔尔寺,下午前往当地人的旅游胜地蚂蚁沟水库。 塔尔寺依山而建,还是比较宏伟的,当然和西藏的众多寺庙的话还是小巫见大巫。建筑包含了很多唐朝的风格,可谓藏唐结合的产物。在用假学生证买票后,我们花了3个小时参观了塔尔寺,然后回酒店休整,并买了些零食,打算下午前往蚂蚁沟。 蚂蚁沟原来是一个小型的湖泊,西部地区是一个缺水的地方,因此后来就拦坝蓄水形成了一个水库。水库自然有水,周围被群山围绕,因此便成为一个有山有水的好地方。当地人很喜欢水库,每当休息日便会约上三五好友,或是举家前往蚂蚁沟休闲。 Zahovic和apple来到了水库边上,看到了静静地湖面被绿色的群山包围,绿山倒影在湖泊中,仿佛身在一幅精心构图的山水画中。先找一个地方坐下,但发现湖边却有很多垃圾,定是人们在离开的时候忘了带走了。 为何如此美景,却无人能够珍惜,如果人人能够珍惜现有的东西,爱护他们,那么他们会长久存在,反之,将会获得来自自然地报复。 躺了2个小时,收拾了带来的垃圾,我们踏上了规程,目标西宁。 找了辆出租车,谈好价格,我们带上行李向西宁进发。40分钟后,我们来到了西宁城区,找到位于南山路上藏医院附近的酒店后,我们打车来到了西宁的中心地带----水井巷。水井巷是当地人最喜欢去的小吃汇集地。到达后,我们寻找各种小吃,但发现味道还真是一般,大概在上海吃的东西还是比较精致的,而水井巷的老板又是从全国各地而来,所以食物已经经过各地老板的改良,所以也难觅青海特有的味道,但老酸奶到哪里都还是比较纯正的。 吃完走出水井巷,看到了KFC等餐馆,发现西宁的高楼大厦也还不少,一幅生机勃勃的景色,感觉好像回到了南京西路。 逛完,我们就回了酒店,休息。 D9天 这天的安排很简单,早上睡个懒觉,休息一下,中午去看看大清真寺,马步芳公馆,然后网上与西宁的朋友见面吃饭。 懒觉也没怎么睡,上午,我们就去了大清真寺。清真教已经是世界四大宗教之一了,在中国有着许多信徒,在买了门票,我们来到了寺内,正好有“阿訇”在介绍清真教的教义和大清真寺的历史。 清真教的教义还是与人行善为主,清真教信奉真主阿拉,默罕默德是真主阿拉的先知。其实全球各大教派的教义均是与人向善。而耶稣、默罕默德、释迦摩尼等都是劝人行善而被世人所铭记。 邪念往往是人类自身欲望的表现,甚至于邪恶可以假借善良之名而存在。当利欲熏心之时,人类便可以利用各种途径行恶,甚至于假借宗教,这是与宗教的本意相违背的。当人民一心向善,当人们放弃利欲,所有的宗教,为何不能合一呢? 离开大清真寺,2人前往了马步芳公馆,学生证居然不能打折,一气之下就决定不去了。一个军阀的住宅,居然参观要花几十元,太夸张了。军阀的宅邸,用的是民脂民膏,而现在居然用另外一种方式搜刮民脂民膏,太可悲了。搜刮怎么成为了所有朝代的共同的行为呢? 在公馆附近的一家小店吃了点中饭,就回酒店休息休息,晚上,6点与景占斌同志约在了一家清真火锅店吃饭。 小景同志以前在上海的一家外资医药公司任职,是apple的同事,工作几年后回青海出仕为官,在西宁省政府任职。 晚饭的食物结合了四川和青海的特色,所有的食物都是清真的,人很多,还要排队,但他乡遇故知的感觉远比美食更佳,小景同志即将结婚,西宁的房价也不低,中产阶级始终是社会阶层中最累的一批。 吃饭、聊天后,好友依依惜别,各自回去。 D10天 出门将近10天了,很想念家的感觉,很想念知知和菠萝。下午1点的飞机回上海。青海—甘肃之行给2人带来了很多的感触。 我们看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看到了草原上牛羊们自由地奔跑,看到了雄鹰在天际飞翔;我们看到了整片山谷中的油菜,看到了大片大片的油菜花绽放时的烂漫;我们看到了彩色丹霞山,看到了数亿年前雄姿英发的山川慢慢地风化;我们看到了依然屹立的嘉峪关,看到了2000年前人类的争斗以及因战争而留下的畸形的建筑产物;看到了大漠的日出,看到了单于骑着汗血宝马在沙漠中飞驰;看到了莫高窟,看到了人类文明的传承;看到了沙暴,看到了大自然给予自命不凡的人类的报复;看到了戈壁中的冷月,看到了冷月中孤狼的哀嚎;看到了平静的青海湖,看到了湖畔藏民的热情好客;看到了塔尔寺、清真寺,看到了人们对于真善美的最求。 整个行程不是很顺利,但很开心,也有很多感触,而这些在城市中是无法体会的。感谢青海,感谢甘肃,感谢任老师,感谢青海湖畔不知名的旅店老板。“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有机会我们会再来,祝所有的人幸福安康。 此文首写于2010年9月,第0、1、2天;第3天开始于2011年2月25日开始写,2月28日完稿。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本文由六合联盟开奖结果发布于社区服务,转载请注明出处:二〇一〇年八月翻越祁连山脉,二零零六年二月

关键词: 今晚六

上一篇:4天休闲之旅,带上阿爹and老爸游黄冈全程自助

下一篇:没有了